某人*海绵体不稳定

请点开介!大家好!这里是某人!是个破画画的,啥都画不好!基本上啥都混!可能会经常删lof!不怎么会说话,如果有说错的地方请务必马上删我一巴掌!最近沉迷底特律和lifeⅠine!取关随意![比心]

[汉克x康纳]大概是严重ooc的产物

注意避雷!
十分短小且难吃!没有什么特别描写
严重ooc有,没有逻辑性
戴好护目镜(•̀ω•́)✧



汉克对于仿生人的构造并不了解

但是汉克看着他的搭档办案时总是把奇奇怪怪的东西往嘴里塞。


即使康纳告诉过他这不是吃乱东西只是分析样本而已

汉克还是在空暇的时间里把他的搭档约了出来



"副长官,您找我有事吗?"

"呃,是这样的,我们办了很多起案子了是吧?″

"是的,副长官。"

"所以,你愿不愿意和我聊一下关于仿生人的问题?"

"好的,副长官。您想了解关于仿生人的什么?"

"emm.....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舌头吗?"

康纳很配合的把嘴巴张开让里面的舌头露出来

汉克对自己搭档的配合表示些许惊讶

康纳看汉克没有反应,便把汉克的食指轻轻放到自己的舌尖上

"这个是样本的分析器,我和您说过的,安德森长官。"

".................."

仿生人的舌头有些湿漉漉的,倒是挺像相扑舌头的感觉。触感是柔软的,舌苔很薄,毕竟是分析样本的地方,看上去也挺干净。这个舌头也不知道舔过多少东西:蓝血,灰尘或者泥土?汉克早就忘掉了,因为康纳舔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他妈的怎么可能记得?

"安德森长官?"

康纳看着汉克没有反应便叫了一声

玻璃球似得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,还有那端正的五官和特有的冷淡的声音。汉克不得不承认仿生人所有的东西都做的很完美。

"我的手指可以动吗?"

"可以的长官。"

汉克的手指在康纳的嘴里小心翼翼的试探着,浅浅的摩擦,康纳觉得自己的电解质正在分泌。

手指时不时刮到上颌的感觉痒痒的,带着些许酥麻。这种感觉让康纳感到战粟。

″你会有感觉吗?"

汉克把手指从搭档的嘴里抽了出来,带着少许湿漉漉的电解质。

"会的,长官。"

真是直接的回答。




(一个老垃圾的小学生逻辑和文笔(ಥ_ಥ)



评论(7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