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为太太疯狂打call!

请点开介!大家好!这里是某人!是个破画画的,啥都画不好!基本上啥都混!可能会经常删lof!不怎么会说话,如果有说错的地方请务必马上删我一巴掌!最近沉迷底特律和lifeⅠine!取关随意![比心]

改了沙雕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!原图p2侵权就删!

100of感谢!请原谅我这个啥也不会的老辣鸡![比心](ಥ_ಥ)

不会画男孩子(ಥ_ಥ)把康纳画的又吃藕又ooc 人体是啥能吃吗? (已经是爽图老垃圾了

是!几张手书的图!全是爽图!(•̀ω•́)✧(传上去的时候画质被压得像屎一样(*゚ロ゚)

改了沙雕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
原图p2

[汉克x康纳]痛觉(清水向)

ooc慎入!注意避雷!文笔垃圾!

短打!降低tag质量!无逻辑!是白砂糖![你

(情节大概是康纳为汉克挡了一枪打到手臂这样的(•̀ω•́)✧


"老天,看看你的手臂就像是泡过蓝颜料似的。"汉克坐在沙发上看着康纳把替自己挡了一枪流满钛的手臂拆下来。


"那看上去真疼不是吗?嗯?"话是怎么说着,汉克还是庆幸那一枪没有爆掉康纳的头。


"仿生人不会感到疼痛。"康纳说"仿生人如果停机,便会提取记忆传入新的身体。所以仿生人不会死亡....."


他抬头看了看汉克


"因为是机器所以可以永久运转。"


汉克沉默了一会


"........嘿,听着,小子。"汉克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康纳面前,带着一丝严肃的态度


"首先你不是机器。"

"然后,你谁也不是,你就是你。"


汉克拍拍康纳的肩膀


"最后,听着,即使你不会死,也会受伤。"


"我不希望你受伤。"


软体不稳定^


感谢您愿意看到最后![比心]♥(ˆ⌣ˆԅ)

太太们产的粮质量好高呜呜呜!(ಥ_ಥ)没错我这个老垃圾又来降低tag质量啦!(骄傲jpg)(•̀ω•́)✧

[康纳x你]是写的像屎一样的后续车!
严重ooc慎入!(•̀ω•́)✧
毫无逻辑!
肉很柴很柴!(放屁你这也叫肉?

乙女向[康纳x你] 当你突然揉他胸时(什

ooc严重,短小,擦边球注意
毫无逻辑,描写垃圾请多包涵![比心]
(•̀ω•́)✧戴上护目镜(大概有后续吧

"康纳?"

"我在。有什么事吗?"

"仿生人的皮肤都是塑胶做的吗?"你好奇地问到"那些皮肤会有感觉吗?"

你指了指康纳的脸

"仿生人的皮肤镀膜和人类的相似,设计者为了使仿生人更人类化所以添加了感觉神经。"

"所以就是有感觉了?"

"是的。"

你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:"能过来一下吗康纳?"你轻轻地挥了挥手。

"好的。"康纳慢慢地走到你面前,站立在那里。你仰着头看着他。

突然你把你的手拍在了康纳结实的胸脯上。
但是你并没有发现康纳的led灯闪了一下黄光。

"这个,是什么指令,程序中并没有这一条,我不明白。"

你调皮的眨了眨眼睛"别动的意思~"

你隔着衣服轻轻挤压他厚实饱满的胸膛,你能感到那种触感像橡胶一样的皮肤。衣服的褶皱被你揉的像是垃圾一样的杂乱。

"嗯.....唔。"康纳在发出轻轻的闷哼。声音很小,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。

`康纳真的好乖。′你心里泪流满面的想,然后更大胆了起来:你把手伸进康纳的制服中,开始一个一个轻轻的把衬衫的扣子解开。

"哈....不,请,请等一下!"他的LED灯疯狂闪烁着

但是已经晚了,最后的扣子也在你的手中被解开:你可以看见他被你揉的轻微发红的胸脯,上面有几道指印,更大片的肌肤裸露,康纳因为紧张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在你眼前一览无云。半现的锁骨在黑色的领带下显得十分的。。。

诱人?

"我...感觉.....很奇怪.........我能感到我的处理器温度在上升............"康纳用手背挡住了他的半张脸,他的眼角有些发红。

"抱,抱歉康纳,我做的好像有些过了.......我马上停下............"你不舍地抽出了在康纳身上做乱的手。


忽然康纳一个翻身把你压在沙发上


"!"
他轻喘着气,靠近你的耳旁:


"帮我。"



TBC(大概(ಥ_ಥ)

[汉克x康纳]大概是严重ooc的产物

注意避雷!
十分短小且难吃!没有什么特别描写
严重ooc有,没有逻辑性
戴好护目镜(•̀ω•́)✧



汉克对于仿生人的构造并不了解

但是汉克看着他的搭档办案时总是把奇奇怪怪的东西往嘴里塞。


即使康纳告诉过他这不是吃乱东西只是分析样本而已

汉克还是在空暇的时间里把他的搭档约了出来



"副长官,您找我有事吗?"

"呃,是这样的,我们办了很多起案子了是吧?″

"是的,副长官。"

"所以,你愿不愿意和我聊一下关于仿生人的问题?"

"好的,副长官。您想了解关于仿生人的什么?"

"emm.....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舌头吗?"

康纳很配合的把嘴巴张开让里面的舌头露出来

汉克对自己搭档的配合表示些许惊讶

康纳看汉克没有反应,便把汉克的食指轻轻放到自己的舌尖上

"这个是样本的分析器,我和您说过的,安德森长官。"

".................."

仿生人的舌头有些湿漉漉的,倒是挺像相扑舌头的感觉。触感是柔软的,舌苔很薄,毕竟是分析样本的地方,看上去也挺干净。这个舌头也不知道舔过多少东西:蓝血,灰尘或者泥土?汉克早就忘掉了,因为康纳舔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他妈的怎么可能记得?

"安德森长官?"

康纳看着汉克没有反应便叫了一声

玻璃球似得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,还有那端正的五官和特有的冷淡的声音。汉克不得不承认仿生人所有的东西都做的很完美。

"我的手指可以动吗?"

"可以的长官。"

汉克的手指在康纳的嘴里小心翼翼的试探着,浅浅的摩擦,康纳觉得自己的电解质正在分泌。

手指时不时刮到上颌的感觉痒痒的,带着些许酥麻。这种感觉让康纳感到战粟。

″你会有感觉吗?"

汉克把手指从搭档的嘴里抽了出来,带着少许湿漉漉的电解质。

"会的,长官。"

真是直接的回答。




(一个老垃圾的小学生逻辑和文笔(ಥ_ಥ)